[业界资讯]专访魅族杨颜: 我们在做最有竞争力的声学产品

67224

484

2018-5-24 19:12

显示全部楼层

轻松注册,让你轻松玩转Flyme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魅族家的配件君 于 2018-5-28 16:46 编辑

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英雄。
去年 12 月 12 日,杨颜在朋友圈写下这句话,当然,这句话并不是他的原创,而是游戏《守望先锋》中的经典台词。
当天,魅族再次进行架构调整,在魅族、魅蓝和 Flyme 三个事业部之外,成立了海外事业部、配件事业部和电商事业部。其中,配件和电商两个事业部由杨颜负责。
2017 年末的魅族,并不意气风发,节奏慢下来的魅蓝线和魅族线以及不确定的未来,让此时担当大任的杨颜倍感压力。
1.jpg
(杨颜背后,有一排《守望先锋》手办)
  • 利润,打出影响力
自 Apple Watch 发布开始,人们渐渐习惯在一场重磅手机发布会上有一个 OneMore Thing,对于苹果而言,苹果上一季财报中,归属到其他产品的营收为 39.54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 28.73 亿美元增长 38%,收入上已经逼近 iPad 和Mac 两条长青产品线。
这些产品是 Apple Watch、AirPods 等等...
而小米,“配件”已经不仅仅是配件,已经成了“生态链”。
在魅族,他们最新的 One More Thing 是魅族 POP 和魅族 HALO 两款耳机。
2.png
(魅族 POP 无线耳机)
3.png
(魅族 HALO 激光耳机)
在魅族,以声学产品为主力的配件事业部已经成为了魅族主要的盈利部门之一。国内手机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从红海变成了血海,罗永浩说手机不赚钱只是交个朋友绝不是开玩笑。
在被问到魅族去年为何单独成立一个配件事业部,希望这个部门有何表现的时候,杨颜的回答就非常坦诚了。
利润肯定是第一位的,要赚钱嘛。其实我们内部开会讨论的时候,说是做产品要么追求一个利润,要么追求一个量。
我们也能接受利润不高的产品,希望把规模做起来,让产品在市场里打出影响力。
杨颜自 2011 年就开始负责魅族手机的系统部分,而现在的魅族配件业务,原来主要属于魅蓝品牌旗下,这其中的起始和结果,都看起来有些不自然。
4.jpg
(魅族高级副总裁杨颜)
在公司寄希望配件业务能够独立壮大为魅族创造利益的大前提下,魅族和魅蓝品牌的分化,也让魅族配件单独成立事业部水到渠成,但,此前负责软件系统的杨颜,能带好更偏硬件的配件事业部吗?
5.png
(魅族 HALO 激光耳机)
杨颜说:
其实,软硬件的差异,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真正大的区别,是做产品和做销售。
不过大的企业,都有轮岗制度,都是上面的管理层在不断地轮岗,只要你能保证执行的团队能够稳定运作,都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压力肯定有,但没那么大,因为魅族这个团队相对成熟。
我不会去定义一个耳机是什么样的,或者做一个销售策略,但是我会召集大家一起,制定好 Roadmap,只有把一年后两年后的目标明确,大家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
6.jpg
前面也说到,在盈利上,配件事业部是魅族男二的戏份,但是在名称上,这个事业部的名字,总有一种配角的宿命感,还没有像魅族、魅蓝或者 Flyme 那样,有属于自己的品牌,那么配件事业部会有个单独的品牌吗?杨颜说到了在这类事情上,自己和魅族另外一位高管的不同:
于这件事情上,我和李楠有比较大的差异,我不太善于从品牌层面计划一个东西。
相比于它有没有一个独立的品牌,我更愿意去在产品上一点一点的做,如果真的有一天,这一摊生意能够承载得起一个品牌,甚至一个独立的公司,那没有问题呀,就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事情。
也就是说,我们不排斥那样的状态,也并不以这件事情为目标。
一言以蔽之,先把产品做好,品牌应该是服务于产品的。
7.png
(魅族 Gravity 悬浮音箱)
  • 有一个东西是不会变的,那就是要有足够的竞争力
499 的魅族 POP 无线耳机类似于 AirPods,性价比超群;999 的魅族 HALO 激光耳机炫酷潮流,在声学产品里面主打视觉;再加上此前 LIVE 四动铁耳机获得了不错的评价,爱范儿影音编辑梁梦麟更是觉得 LIVE 耳机诚意满满物超所值。杨颜负责魅族配件事业部之后,交出的三份成绩单算得上良好。
8.png
(魅族 LIVE耳机)
如果再加上魅族声学出品的百元级别的平价产品,我们可以看到,魅族光在耳机线上,就有四大类了,这四类产品功能和气质不尽相同。魅族 POP 无线耳机的标签是智能科技、魅族 HALO 激光耳机的标签是先锋潮流,LIVE 和 Flow 是传统和音质,EP52 等等则是平价大众。
成立没多久的魅族配件,在声学上为何要四面出击?杨颜给出的回应是:
从不好的方面来说,是我们还没有找到方向。现在还是一个四面前进和摸索的状态中,从某一个切面来讲,可以说是我们现在存在的问题。
假如说,魅族声学是一个品牌的话,应该出什么样的产品?这个品牌的产品,应该维持在同一个调性上,才是成熟品牌的表现。一个激光耳机,一个无线耳机,我不觉得他们调性完全一致,气质是有偏差的。
但是有共同点还是保持住了,不管是魅族 POP 还是魅族 HALO,消费者看到的时候,起码会觉得,有一个点能够吸引他去买。
这一点的表现是,魅族 POP 和魅族 HALO 的首批货源在魅族自有电商以及首发的京东上,售罄速度是用分钟来计算的。
9.png
魅族的耳机,在未来是炫酷的?科技的?音质好的?性价比的?这个问题上,杨颜和他的团队还没有给到最终的答案。不过杨颜也知道,品牌是探索和发现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魅族配件算是找到了不算是终极答案的一个解:
有一个东西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在产品上要有足够的竞争力,即使我们出很贵的产品,比如八动铁甚至更贵的 Hi-Fi 产品,也要保证它在同类型产品中有最强的竞争力。
从最初的百元级耳机,现在魅族配件产品中,最贵的 LIVE 四单元动铁耳机,已经卖到了 1299 元,这也是魅族配件探索的一个结果,他们发现魅族声学产品可以走到这个价位上来,魅友和消费者可以为之买单。
不过这显然不是上限,杨颜透露目前他们在准备一款八单元动铁耳机,很贵的那种。
10.png
在目前的耳机市场上,八动铁耳机基本上都是万元以上,不过之前 LIVE 的定价已经大大低于类似竞品,所以这里的悬念在于,魅族能把这款八动铁耳机的价格,从万元级别拉低到什么程度?
除了这个很贵的八动铁耳机之外,杨颜还表示,滚滚而来的智能音箱大潮之中,魅族也没有落后,一款魅族智能音箱也在准备之中了。
11.png
(B&OA9 音箱)
在介绍这款还未面世的智能音箱时,杨颜指着自己办公室那个硕大的 B&O A9 说:
这款音箱不大,挺小,我们的产品负责人说,等这个音箱做出来之后,就可以把这大家伙(B&O A9)换掉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魅族将要出的智能音箱去和售价 2 万元的 B&O A9 竞争,而是说这款产品的音质会很好。
未闻其名的音箱音质部分,杨颜的爆料已经拉高了预期。智能部分,杨颜则表示,除了和 Flyme 深度合作,在服务和功能,也会与第三方共同研发。
12.png
(魅族 Gravity 音箱)
在这款智能音箱问世之前,其实魅族早就在众筹网站上线过一款名为 Gravity 的非智能音箱,不过直到今天,这款设计惊艳的产品还在跳票,消费者买不到它。
借着专访的机会,爱范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到,这款产品还活着吗?
本来不是很抱希望随口一问,但是得到的答案却有些振奋人心:
我们不希望当年吹了牛 X,结果不实现它。还是要从头到尾做完,不过中间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最终的产量不会太大。
13.png
(魅族 M3 音乐播放器)
  • 我们也想做播放器啊,问题是有人买吗?
一款高端耳机,一款音箱的信息已经透露,加上刚刚还出了魅族 HALO 这样激进型的产品,这不禁让爱范儿对魅族配件的未来产品和定位有了更多的期待。
14.png
(Pro7 休眠音乐模式)
在 PRO5 和 PRO7 预热的时候,音乐是当时重要的营销点,而魅族又是一家以生产音乐播放器起家的公司,因此,外界,包括爱范儿在内都有些期望,魅族未来出一款播放器产品。
当我问是否有这种考虑的时候,杨颜反问我:
我们也想做播放器啊,问题是有人买吗?
智能手机让卡片相机、录音笔、播放器等等原本不小的市场节节萎缩,如果不是当初从播放器毅然转型到智能手机,恐怕魅族这个品牌会像昂达和纽曼那样,渐渐销声匿迹。
非要魅族去做播放器,唯一的理由可能就是情怀了。但是情怀能当饭吃吗,显然不能。
即便魅族声学正在四面出击,但这四面中也不包括情怀。
从 EICO Design 到魅族,杨颜的工作一直和产品有关。关于未来他治下的配件事业部,他很明确地表示,声学产品和手机周边壳膜套是两个重点。
在此之前,智能家居概念大火的时候,魅族也推出相关的产品,还没问到当时是如何想的,杨颜就开始聊起的相关产品策略:
主要是一种营销策略。
我相信,现在谁提一个智能家居中枢的东西,都是为了营销。
15.png
(魅族 POP 无线耳机)
在否定了播放器和所谓的智能家居中枢产品之后,杨颜还是继续了耳机的话题:
还是先把声学产品做好吧。
那么更长远的,杨颜如何看耳机的发展?
其实业内已经证明了,降噪和无线,即将或者已经成为耳机产品的两个主流特性。
降噪也好,无线也好,也都将是我们发力的方向。
在接近半天的采访过程中,有一个核心为“务实”的价值观杨颜反复在说:
人不想得太长远是有好处的,你才能够专注于眼前的事情。
情怀型的播放器不做;营销型的智能家居中枢不做;Flyme 也不想没大功能性能升级就一年刷一次版本号...
16.png
(索尼Fate 联名耳机)
在讨论魅族耳机以后会不会像索尼耳机那样,和 Fate 等动漫做跨界联名的时候,杨颜也说,关键也是看产品本身,产品不行印啥都没用。
生态链的整合包装和营销,去讲给消费者听,很美也是有一定价值的,这点我是承认的。但是我们也不能为了那样而去做意义不大的事情,如果对消费者没有价值,我们也做得挺痛苦,那我宁愿把耳机做得好一点。
尝试了魅族 POP 和魅族 HALO 两款全新产品,获得了不错业界和市场反馈之后,才接手配件事业部几个月的杨颜其实也远远没到松一口气的时候。
17.png
掌管魅族三个事业部的杨颜此刻面临的,还有精力分配的问题:Flyme 还有不少机型等待优化和适配,配件事业部也许还需要个不那么配角的新名字,电商渠道还有不少热门机型缺货...
80后杨颜是个二次元宅,在他办公室作为背后,是一排价格不菲的《守望先锋》手办,不过游戏中的个人英雄主义并没有投射到他的工作之中,关于黄章赋予他的责任,杨颜的回答是:
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来源:爱范儿    作者:刘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