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交流]#游侠联盟# 王者起源之汉都篇 第二章 狩猎

5798

202

2018-4-13 12:10

显示全部楼层

轻松注册,让你轻松玩转Flyme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得之我幸_ 于 2018-4-13 13:13 编辑

王者起源之汉都篇第二章狩猎

  起源大陆,汉都,紫金城内,自汉祖刘邦一统汉地九洲以来天下承平已久,城中各处青玉似锦,烟雨楼台,文人才子歌功颂德极尽奢华之意。繁华落尽思千愁,醉纸津迷一线喉,紫金城墙高三丈三城外金秋落叶,飞沙走石,伊水浮萍,甲午年,秋末,杀机伏现...
正午时分皇城龙门外一身穿紫金一品朝服,身高七尺长相颇为俊俏,年岁约末及冠的青年正匆匆向城门方向走去。龙门处两旁各站立九位身穿暗金乌云甲手持一丈长戟的卫士,此时两旁卫士看清正向前走来的青年神色微动,连忙行半跪礼抱拳呼道拜见张大人!此时张大人停下脚步喘息了几声抬起袖口微微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渍, 神色急切的说道圣上,今日可在宫中!左近卫士神色尊崇起身抱拳微伏说道圣上今日清晨已然回宫,令张大人如若到来,无需通报直去青灵宫御书房参见张大人听罢神色紧急抬脚便往宫内大步行去。此人便是汉朝宰相张良。张大帅哥,年少多金才高八斗的典范又是个天下闻名的老实人。嘿嘿!天下盛名传他是老实人,至于有多老实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启禀圣上,张大人已到,此刻在御书房外候着呢!御书房内一位身穿绿袍太监服的太监眼观鼻,鼻观心,神色恭敬对着对着坐在正前方伏案上被众多美女包围莺歌燕舞的一位身穿玄色龙袍相貌英俊的男子说道!
哦,到了吗,那便让他进来吧坐在案桌前的人便是汉祖刘邦此刻他一脸淫笑,挑了挑眉毛又摸了一把右边女子的酥胸。不紧不慢的说道

哎呦喂阿紫哟,最近胸上又多长了几两肉哦。可别累着了,要累着了我便要把那旺财杀了给心肝爱妃熬汤喝,来来来,慢些点儿坐我旁边。哎呦喂我的小心肝儿呦太监方才去外通报,此刻圣上转身对着身后一众女子中一身穿紫色宫装形态妖娆神色羞涩的俊俏女子说道,边说着人边双手放在紫色宫装女子胸前托着。好似拖着千斤重物似的表情浮夸咧开大嘴神色淫荡大笑。
瞧圣上说的,怎会如此夸浮。阿紫神色羞涩,欲推还拒着那双上下浮动的色手,身子却整个靠上圣上,语气羞涩的说道。
咳咳,那啥圣上,请您稍微注意一点张良步入御书房看到这一幕顿时脸上便抽了抽神色尴尬!心中顿时万匹草泥马奔涌而过!老子为了你苦心苦力的卖命。你却在这里搞这个!叔可忍,婶不可忍,要不是家中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孩儿嗷嗷待乳全靠老子一个人养活,老子早就挑担子不干上山为王了,老子决定了...咳咳,那啥,且先饶过你这一次,待老夫飞黄腾达,迎娶白富美,你就死定了,呸。

顿时,不由得心情放宽,挺了挺腰杆。

呀呀呀,小良来了呀,哈哈哈,今日我一回宫便听韩信那城内第一青楼牡丹坊近日来了一位头牌那胸大屁股翘的,啧啧啧,那大白腿,哎妈呀,我能玩一年,呦哈哈哈刘邦此刻一脸贱笑说着,抖了抖二郎腿,还猛的嘬了一口坐在怀中的小紫。
那啥,圣上前几日臣所算的那件事已经有消息了张良听罢!嘟着嘴,表情幽怨的像是被十个大汉轮了一遍的小寡妇似的怨气冲天,幽怨的说着!

哎呀呀,小良你不说我还忘了,爱妃们都下去吧。朕要与张宰相聊一聊军机大事哦,对了小紫今晚可要去你宫中呦记得洗白白哦。嘿嘿刘邦一脸贼笑,面目如同淫棍说道,说罢还拍了一下小紫的屁股。  

小紫一脸羞涩向刘邦抛了个媚眼,轻嗯了一声和刘邦一副郎有情妾有意一步三回头的样子,便和一众宫女行了礼退出御书房了!
这大白腿呀!啧啧啧刘邦抬起左手,闻了闻上面还依稀残留的芳香!满脸陶醉地说着!

哦,咳咳咳小良这边近几日调查的可有消息注意到旁边还有旁人!刘邦立马一副眼观鼻,鼻观心一脸正色的说道,
圣上,根据臣多日调查,这个组织颇为神秘,若不是前几日偶有算出,至今还不得方晓,昨日来报,恐明日便要动手,圣上你看明日该当如何?张良抬头看了看刘邦询问道!

如此,那明日便去狩猎,你去找韩信明日你我三人一同出发,去东野森林刘邦听完张良说的,沉思良久然后开口缓缓说道!
既然如此,那臣便告退了说着,张良转身便准备走,刚走一步突然停下转身,摸了摸头不由得尴尬地问道那什么,嘿嘿,圣上韩信此刻在何处呢,我已多日不见其踪影了

刘邦听闻此话神色暧昧挑了挑眉毛给了一个你懂的眼神说道你可以去牡丹坊看看!
张良看了看刘邦的眼神,满脸古怪,告了一身退,缓步走出宫门。

刚出宫门张良便向等在宫外的学赶着马车家仆招了招手,说到去牡丹坊

赶车老仆道了一句是,熟练地拿起缰绳,驾着马车往那城中最大青楼驶去!

这牡丹坊的老鸨当年也是艳名响亮的花魁,这些年随着牡丹坊的水涨船高,除非王宫贵侯,一般的商家子弟,根本懒得抛头露面,今日却急匆匆地盛装打扮一番,亲自出门迎接上了当朝宰相张良张大人!

哎呦您看瞧瞧,这不是张大人吗?我说今日喜鹊一直叫个不停。老身这心就一直蹦蹦跳个不停,看到张大人,这可算是缓过气来了。老鸨一听到门外龟公传报,连忙从楼上快步走到楼下迎接,腰肢乱颤,一脸媚笑地对着刚刚从马车走下的张良说道!说罢还抛了个媚眼儿。不由分说身子便向张良靠了上去。

待老仆驱赶着缰绳去停车!熟门熟路的张良便抽出一张一千两银票,塞入徐娘半老风韵犹胜伶人的老鸨领口里说到今天啥也不说,你就说韩信在哪里!

老鸨看了看银票不由得喜上眉头,媚笑地说道刘丞相这是哪里话!谁不知道韩大人和您的关系。韩大人这边正在青玉姑娘房内呢?你看要不要稍等片刻,我这便去请。张良听完说了一句去吧,便自顾自地在龟公的带领下上了二楼一间靠窗雅间!点了三个小菜,一壶清酒便坐了下来。

没多久,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阵喧哗,屋内门被打开,只见一相貌俊朗,满身醉意,左手拿着一个酒葫芦,左摇右摆脚步虚浮面若桃红向前走来,看着坐在位子上的张良,韩信脸上笑的越发灿烂说到这是哪家小娘子长得这般俊俏。

定是那老鸨藏的私活,今日可叫我逮住了,来这可人的小娘子,给相公我亲亲说罢便把那张脸上全是唇印,如红枣般的大嘴往张良脸上凑了凑!张良终于憋不住了。脸气的通红,跳脚起身喝道你个滚犊子的鳖三,你再往前老子一刀把你的第三条腿给你削了

也许是这嗓门儿太大,韩信甩了甩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张良,俯身就往旁边的椅子上躺,拿起桌上的清酒就往嘴里灌了一口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张良哟,你这皮肤最近可又白了哟。你这出门不怕被几个大汉儿盯上呦哈哈哈.....张良本来想与韩信细说!可以一看他这样子本来想说的话全憋到嘴边!

愤愤说道圣上明日去狩猎,叫你去贴身保护韩信听了这话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这又没好处的事儿,叫我干啥,还不如让我在这多玩几天。

张良听到他小声嘀咕的话语,计上心头,坏笑道叫你去你便去明日定有你好处,让你乐不思蜀。

韩信听完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看着张良。我这人老实,你可别骗我。张良抽了抽嘴说到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韩信换了一个疑问的眼神将张良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肯定的说道你就是那种人张良左手轻浮衣裳,一手持前,一手持后侧身无语扶额头一脸沧桑的成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优声长叹你不懂,你还小,你不懂我的世界。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韩信仰起头看着张良一脸正经说道其实,我一直想说以前第一次在乡村看到你和赵寡妇的样子真的贼溜,真的,不骗你

张良听到这句话,脑海中顿时浮现当年在乡村和赵寡妇那不堪回首的场景。顿时打了个冷颤将这个不忍直视的画面立刻打散掉,先前塑造的世外高人形象顿时崩塌,本来张良心中逼格正在往上升听了韩信这句话。顿时垮下脸咬牙切齿狠狠的对着张良说道明日早上东野森林,你要是迟到了我活剥了你。说完一甩衣袖,满脸傲娇的走了。

韩信摸了摸头,困惑的说了一句我说错了什么吗?想了想好像没什么,又看了看桌上的三个小菜,一壶清酒。大声喝道小二,上菜...”
东野森林距离紫金城东北方向五里呈东北扩散形占地近万里,横跨三郡之地。

日上三竿,烈日当头,周围树林中不时传来鸟叫偶尔有路过的小兽也是被周围的披甲武士吓住,慌忙之间匆匆跑过!

正午时分刘邦 韩信 张良三人正围坐在篝火前,火上烤这一个金黄色的野猪芳香四溢,周围停靠着几十匹马!四周有三百余位聚精会神四散开来警戒的披甲卫士!此时韩信正看着我上的烤野猪,眼睛都快冒出火花了,哈拉子流了一长串,满眼急切的,拿起左边的一杆约一丈三纹着金龙的银枪,火燎火燎的刨了刨一下野猪,埋怨说的这野猪怎滴还没考好,果然这肉结实了就不好烤。说完之后,小跑着去隔壁卫士手中拿出香料,抓起一把就往上撒!

咳咳咳,那什么,张良呀你是不是没跟韩信说呀刘邦此刻一脸尴尬的看着前方撅着屁股把银枪当木棒在那一边戳来戳去一边扭着屁股放香料的韩信!

当然张良此刻一脸坏笑,手指了指韩信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样真的好吗!呃!那就这样吧刘邦看着张良的坏笑,先是一愣,随后也贱贱的笑起来!转头看着面前的韩信,不由得心中泛出坏水,嘿嘿,正想着,噗,前方的韩信突然间放了一个屁,屁风一个劲儿地往刘邦脸上吹,把刘邦头上的玉簪直接吹了一地披头散发不忍直视,立马刘邦的表情僵固了,双手死死的捏住衣袍。

韩信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一脸淡定的正准备转头,是听刘邦一声大吼,双手中指食指合拢喝道千年杀!以千均一发有死无生的气势。直往韩信臀部中央那神秘地带行去。张良心中立马喝道好一招菊花残。韩信顿时紫红了脸大吼。
啊!啊!啊!

凄凉的惨叫一声随后鸟兽皆惊,兔走狗飞,韩信捂着屁股跌落在三丈之外的草坪上直跳脚回身狠狠看着刘邦狠狠的说道...”

还未说完,只听外围的卫士!一声惨叫!周围迅速地围上了一群穿着黑衣斗篷的刺客,张良大喝一声不好...”立马向刘邦靠近!

韩信此刻听闻也不好再做计较,捂着半边屁股立马向自己银抢走去,只见周围的黑衣斗篷人约有百数。一个个面部缭绕黑气,手拿一把血色长刀,看不清容貌。当先三人首先冲出,身穿重甲的披甲卫士们慌忙举起盾牌连忙运气身体和盾牌金色光芒一闪,一头金色巨象浮现,但只听一声声惨叫,十米长的血红色刀芒划过,金色巨像和约莫几百斤的天云重甲重金盾牌如同皮革,瞬间被黑衣斗篷男子们砍破身子劈成了两半,血洒满了一地。

韩信拿起长枪转身一看。转瞬之间三百甲士现在已经不足百人,纷纷向韩信靠拢。保护圣上后退

刘邦,张良,还未来得及出声。说完这句话韩信面色坚毅,和十几位甲士挺枪直上。直冲那带头三人前去。带头三个黑衣斗篷刺客对视一眼!杀机一闪,十多个刺客缠住韩信周围甲士带着身后六十多个刺客将韩信围往!数十多把血色刀芒当头向韩信当头砍下,韩信将手中长枪一舞,一条青龙浮现冲涌而上冲开诸多刀芒,心中思虑,这些高手实力太强只能以伤换伤拼死一战想法刚落,手中银枪好像一条银线般的闪动!横刺直刺看不清韩信的身影只看到一丝丝残影。斗大银抢一桶上去,龙吟声在枪尖爆发青龙浮现,就炸出一个血洞,转瞬之间围攻的刺客只剩十多人。

韩信身上也被砍了数十刀好像一个血人,当先三位黑衣刺客身上也挂伤对视一眼,形势不妙,连忙吹出一声口哨,周围顿时又翻出了三百余名黑衣刺客。刘邦张良心中暗想出来的差不多了。

张良向前立马对韩信大喊信爷,快过来韩信听到身后张良说的!动了动身子身上的伤口顿时又流出了鲜血,整个人就像一个血人伤口牵动有些疼痛,...” 咧了咧嘴,韩信快步向身后退去。

当头三位黑衣斗篷人正要上前阻拦 只看刘邦拿出一把发散发着朦胧紫光的长弓,当先三箭齐射,劲风如长虹,触之即爆,三个黑衣男子被箭阻了一下让韩信顺利逃脱,周围甲士只剩下七八人身披残甲护着刘邦张良,韩信回到张良刘邦身边气喘如牛,眼部充血看着前方黑衣人浑身酸痛那个什么信爷呀,下次别冲那么快,等我们把话说完。

张良看着韩信浑身浴血狼狈样好气又好笑,这鳖三,总算是出了口气了,哈哈?刘邦此时看着前方黑衣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刺杀我?三个黑衣斗篷人对视一眼不回话,提着刀和周围数百黑衣人从正面扑向而来。刘邦此时看向张良点了点头。

张良会意从地上已经死了的甲士身上拿出一支烈火穿云箭,举弓便射,烈火穿云箭飞上空中爆炸声音传遍了整个东野森林天空布满红光,顿时森林周围犹如千军万马踏马而过。轰隆震响当先三个黑衣人便知中计,也不答话,便加快了脚步,向刘邦冲去,还没有冲进刘邦十米以内。只见刘邦身后嗖嗖地传来一阵青光箭雨,近千弓箭好手一箭箭的射来好像流水瀑布一般,箭落地便爆炸,轰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森林就好像是被践踏了一般,深深下凹了二丈深,黑衣人立马踢起脚边盾牌化作血色盾形侧身挡住,一阵箭雨,前仆后继周围数百黑衣人瞬间只剩近百,随后一阵马蹄声奔涌而来,周围近千骑马武士,近万披甲卫士散发着战阵血色之气将黑衣人包围就是一场厮杀。两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将军刘邦身前下马服拜圣上,请饶恕微臣救驾来迟。

刘邦轻嗯的一声也不答话,只是向战场看去。大约过了约莫一炷香时间,横尸遍野,血流满地,死了将近三千人才将那百余位刺客诛杀

圣上还有一人存活其中一位将军对着刘邦抱拳正色说道带上来刘邦说着韩信见已经完事儿了,对着给自己包扎的小妹儿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摸了摸小妹儿的屁股,幸福的晕倒了!给韩信包扎的小妹儿此时羞红了脸。但也不好立刻走去,
随后十个甲士将当头的三个刺客其中一个带上来。带上来之后,无论如何询问刺客始终不开口。这时此刻抬头眼中闪过一丝冷笑,张良心有所感张口便道不好...”连忙拉着刘邦韩信就向树后扑倒。只听的一声那个刺客身体迸发出耀眼的黑光,身体瞬间四分五裂,周围甲士也都尸骨无存,刘邦和张良震的耳鸣,对视一眼,皆流露出后怕。

事后座在回宫的马车上刘邦张良都不说话,看着躺在车上的韩信张良不由的一年,古怪的说道等一下怎么跟他解释,要是被他知道了,我们没告诉他,我们两个岂不是很惨。

刘邦深思了一下这个事的确有点儿麻烦,把他丢到牡丹坊,事后问起来就说他喝醉了吧!刘邦一副将就的样子说,呃,这样不好吧!张良抽了抽脸,心想再怎么说他也不至于这么笨吧!刘邦看着他的表情,嘿嘿笑道没事儿,听我的这死鳖三叫牡丹坊的几个头牌给他多灌几斤酒他就忘了。嘿嘿张良听后只好作罢,前几日他心有所感特地占卜了一下,发现他们三人最近有血光之灾,后来和刘邦说后自己去调查了几天才有了后来就诸般事情!只是身后那人那个组织到底是谁?却还是不知道...
不过星像显示,想要弄清楚这庞大组织背后的秘密,看来势必要去一次稷下学院了。

小幸写的王者短片小说,故事结构和悟空传类似,三天两觉型的欢乐吐槽流。大背景将会在第三篇展开。
Flyme社区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