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除了 Flyme TV,这些智能电视系统的用户体验你了解多少?

41002

1278

2016-11-17 16:33

显示全部楼层

轻松注册,让你轻松玩转Flyme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数码设备十分普及的今天,个人电脑主要占据了我们的工作时间,智能手机则是比较碎片化的使用,平板电脑一般打发我们在卧室或沙发里的时光,而电视则进入到我们的客厅场景。在智能电视出现之前,一家人围坐在客厅看电视早已成为一种生活习惯,那电视为我们提供了哪些乐趣,又满足了什么需求呢?主要来说有三个:一、信息获取,二、内容消费,三、氛围营造。

信息获取主要体现在新闻资讯方面,在互联网还没普及开来之前,在信息不够发达的年代,电视曾是一个重要的资讯接收窗口,是用户认识外界的主要手段;而内容消费主要集中在影音娱乐上,比如电视剧、电影、综艺节目等,尤其是电视剧,除此之外,传统电视也曾尝试引入游戏,比如当年的小霸王游戏机(暴露年龄了);氛围营造更多的是电视产品本身在客厅场景下产生的情感或文化现象,尤其在没有更多娱乐选择的年代,电视将家人汇聚在一起,给家庭带来了欢乐,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边吃年夜饭边看春晚了。

tv review1.png


当传统电视接入互联网并增加计算能力后,它能满足更加广泛和全面的需求,这三者的比重和程度也发生了些改变。信息获取方面,电视不再是主要渠道,让位给了便携性更好的移动设备,尤其是手机,在普及率和时效性上也更有绝对优势;内容消费也不再局限于视频节目,各类应用、游戏也从移动设备转移到了电视,当然视频还是占据了绝大多数的比重,电视具有移动设备所没有的超大尺寸屏幕空间,也更加适合客厅场景运用;氛围营造也随着移动设备的超高普及率及其他娱乐选择的多样化而有所改变,个体的需求得到了不同途径的满足,稀释了以前整体的单一需求,将家人聚集在电视机前不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

好,言归正传,我们接下来聊聊国内外主流智能电视盒子上的各种系统,看看他们的用户体验到底怎么样?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相同又有什么样的不同呢?

界面入口

我们首先看下界面入口,这是用户进入系统的首要大门,也影响着用户对整个系统的第一印象。比如说我们常见的手机系统,绝大部分都是以app应用为入口的,每个应用之间也是平行的关系,点击某个 app 即进入相应的“世界”。同样的,电视系统也可以以 ap 应用为入口,除此之外,相对于手机系统来说,电视系统更强调内容消费,所以内容也可以作为另外一种入口。当然,现有的各种电视系统很少有纯粹的 app 或内容为单一入口,大部分还是 app 和内容并存的方式,只是这两种入口的分配比例不同而已。
tv review2.png

不管是 app 还是内容入口,界面方面一般都采用卡片作为个体的承载单位,以不同尺寸的长方形、正方形、圆角矩形、斜方块等形状呈现,然后按照宫格式进行排列,营造出规整感和整体感。卡片通常为静态形式,一般在上面填充图标或画面,也可以是动态的,比如类似 win10 磁贴,或者直接显示视频画面。
从苹果自身提出的 “The furture is app ”口号来说, tvOS 主要是以 app 应用为入口的,在首页最顶部的第一行展示第二行对应 app 所推荐的内容;其中第二行类似于dock栏,放置官方最核心的应用,方便用户选择使用;第三行以下则是其他app应用。

tv review3.png

tv review4.png

整体而言 tvOS 还是跟移动端比较类似,无论是第一方还是第三方所提供的“世界”,都装进各自独立的 app 中,是比较简单有效的一种方式。其中推荐内容采用了比较大的尺寸或区域作为展示,突出画面表现力,吸引用户的视觉焦点,而 app 则是直接采用固定尺寸的方形图标,保持基本的识别性,推荐内容和 app 的外在形式有明显的区隔,用户可以快速分辨出各自的区别。而这些推荐内容都是根据dock栏上所选中的对应应用来显示,保证逻辑上的关联性,同时增加了应用本身的动态表现力,用户也能获得相对感兴趣的内容。不过,这里出现的具体推荐内容是否能击中用户个性化需求的痛点,比较考验系统的精准推送算法能力,是根据现今的流行热点还是用户平时的使用频率、偏好等纬度,如果推荐不对口,可能会造成用户的困扰甚至反感,是一个众口难调的问题。

Android TV 跟 tvOS 类似,也主要以 app 应用为入口,首页最顶部的第一行是推荐内容,第二行放置 app 应用,第三行是游戏应用,最后一行则是设置及网络。推荐内容的背景是相匹配的超大尺寸图片,十分具有画面感;推荐内容的底部在未选中状态时显示的是所属类别或应用的文字,选中状态下则是具体名称,有着明显的区隔;与此同时,首页上被选中的卡片都会进行较大幅度的放大,其他未选中卡片则进行缩小,进一步拉开两者间的区别,层次更加分明,逻辑上也更清晰明了。

tv review5.png

tv review6.png

主要以内容为入口的典型代表就是亚马逊的 Fire TV OS了,首页上从左到右划分成内容标签、二级栏目及具体展示区域,可以看到最左侧标签是按照内容属性来进行区分的,比如电影、电视剧、游戏、应用、音乐等,这跟亚马逊本身以图书销售起家的内容基因有很紧密的关系,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tv review7.png

相对于移动端和桌面端,电视端的内容消费频次明显高于另外两者,所以从电视系统本身突出的内容消费特征来说,这种方式其实应该是最符合它的运用场景的。但 Fire OS 这种方式在现阶段也存在层级上的矛盾,比如说电影,首页上的电影是一级类别,各类视频 app 里面也有同样都是内容属性的电影,这里的电影却成为二级栏目,因此你必须在首页里点击应用后才能进入。也就是说第一方和第三方的内容并没有统一的层级,反映到用户操作上就会形成重复、混淆甚至困惑的割裂感受。所以,只有当第一方和第三方的内容共同出现在一个层级上的时侯,才是比较理想和统一的体验,而这需要强大的整合资源能力,还要考虑到政策限制,是个难度不小的工程。

小米电视版 MIUI 首页上以 app 入口为主,次页也就是进入独立 app 后的页面,比如电影,又混合了推荐内容的入口。首页上从左到右划分成电视、在线影视、生活方式、应用四个区域,其中前三者为官方默认,不能修改;应用区域可以进行移动端系统常见的编辑操作,比如移动位置、删除应用甚至建立文件夹,定制化程度高,但文件夹预览图标显示形式比较粗糙,不够细致。

tv review8.png

不管是app还是推荐内容入口,都以独立卡片的形式呈现,类似于 win 10 的磁贴图标,将画面实时动态地显示在上面,更有表现力,但却降低了卡片本身的识别性,而且尺寸都不一样,再加上卡片里还有标签分类(如搞笑短视频),也就是三种不同属性的东西都使用卡片形式,缺乏逻辑上的区分,也没有形成差异化,容易造成混乱不堪的现象,可能会使用户产生困惑。

tv review9.png

tv review10.png

视觉走向

从视觉走向来看,无非是横向和纵向两种,横向符合电视机宽屏的心理隐喻,而纵向更像手机竖屏的浏览习惯,同样的,大部分的电视系统都采用横向和纵向相结合的方式,关键是怎样合理运用来提升用户的浏览体验,才是判断该系统是否人性化的标尺。
tvOS 首页上第一行推荐内容和第二行dock栏官方app采用横向的视觉走向,延伸并拓展了屏幕外的空间,而第三行 app 则是纵向,从手机竖屏的浏览习惯移植而来,基本遵循人眼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的视觉走向流程,横纵结合也保证了层次的分明。

tv review11.png

Android TV 首页上跟 tvOS 大同小异,第一行是推荐内容,第二行是应用,第三行是游戏,最后一行则是设置,基本为横向的视觉走向,内容过多时则按顺序进行纵向排列;比如搜索结果列表,每个标签下面都是单行的横向,更多的内容显示则延伸至屏幕外,用户通过遥控器进行左右选择,其他标签下的内容按照顺序纵向排列,结构简单清晰。

tv review12.png

小米电视版 MIUI 的首页和次页上大部分都是横向的视觉走向,更加符合电视机宽屏的心理隐喻,但当应用数量过多的时候,查找会相对多费些时间,纵向的缺失导致没有利用好屏幕外的空间;而在某些子栏目(如院线首播)页面内,则是纵向的视觉走向,但需要显示更多内容时,则要再次点击更多按钮进入下一个页面,而往往里面又仅有几个内容显示,增加用户的操作步骤还浪费大面积显示空间,吃力不讨好。

tv review13.png

tv review14.png

还不如直接都全部显示在同一个页面下,或者采用横纵结合的走向,每个月排行榜只显示一行,但可以横向滚动浏览更多内容,这样整体层级也更加分明,操作步骤更减少一步。

选择定位

对于电视终端,在目标的选择定位上跟移动终端有很大的不同,现今移动终端由于大都采用触控屏,一般通过用户的手指直接点击屏幕上的元素,精准直达,元素间的区别在于“可点击”或“不可点击”;而电视终端有着特定观看距离的运用场景,通过触控屏幕进行选择定位这一方式明显不合适,大都通过遥控器这个小型中转平台将相关操作“映射”到屏幕上面,达到“曲线救国”的效果,他们的关键在于“可选择焦点”或“不可选择焦点”上面,被选择的“焦点”通过放大、加框、变亮、阴影等方式表明其激活状态,让用户清楚当前的所在位置,然后进行其他相关操作。
现有电视机遥控器绝大部分采用主流的物理按键形式,用户在选择目标时通过按键逐个移动进行定位,学习成本最低,但浏览效率不够高效,尤其当需要从一端移动到另一端时,比较简单原始;

tv review15.png

以 Apple TV 为代表,在物理按键基础上加入 MacBook 上常见的触控板操作,从而实现快速移动的效果,尤其在需要从距离较长的目标间进行跳转,如从顶部到底部或者从左侧到右侧,大大提高了快速浏览的效率;

tv review16.png

而以 LG webOS for TV 为代表,在物理按键基础上加入电脑系统上常见的模拟光标,可以在不同目标间进行随意移动,自由程度较高,但如果想要熟练地在电视系统上进行光标的选择定位,需要一定的适应时间。

tv review17.png

那为什么同样是光标,在电视系统上操作就不如电脑系统上自然呢?我们知道,电脑是通过鼠标或触摸板实现光标的移动,一般是在固定平坦的地方进行,控制在了二维平面的 XY 轴上;而用遥控器进行光标操作,在很多情况下是在不固定的悬空空间里进行,也就是在二维平面的 XY 轴上增加到了三维立体的 XYZ 轴,多增加了一个 Z 轴的维度,从而也提高了操作上的难度系数和复杂性,这时候可能有人会说,那把遥控器跟鼠标一样放在平坦的地方比如沙发、茶几上面,这样不就可以了吗?试想一下,沙发本身上面会坐人,而且可能不止一个人,再加上沙发表面不一定平坦,将它放在上面明显约束过多,误按误坐的几率也会增加,体验不够愉悦;如果放在茶几或者桌面上,与沙发有一定距离,用户每次操作需要弯腰或者前倾才能实现,显然也不理想。

tv review18.png

内容搜索

对于以内容消费为主的电视系统而言,内容搜索是比较频繁的重要操作,用户可以自定义精准地搜索所需内容,也可以按照系统筛选进行查看浏览。用户自定义主要通过文字或语音的方式输入搜索的内容,文字方面(中文语言环境下)一般采用首字母缩写进行快速检索,实现效率大大提高;语音方面则是语音助理的一项看家本领,但比较考验识别成功率及智能纠错能力。

tv review19.png

系统筛选一般按照类型(如古装等)、地区(如台湾等)、时间(如2016年等)等维度进行划分,方便用户根据某类偏好或习惯查看浏览。

tv review20.png

当用户选择搜索后,tvOS会自动弹出单行的Qwerty虚拟键盘,但电视终端无法像其他物理或虚拟键盘一样,可以直接精确点击甚至进行盲操作,只能逐个选择,操作效率不高,还好遥控器上的触摸板可以快速滑动,抵消了些许字母路径过长的弊端。

tv review21.png

小米电视版 MIUI 的搜索键盘按照 A-Z 的顺序以 6x6 宫格进行排列,根据电视系统键盘需逐个越过的特征来看,按字母顺序显然比 Qwerty 虚拟键盘无序排列更符合用户在心理上的潜意识预判, 6x6 宫格也比较适合遥控器十字按键进行上下左右的选择。

tv review22.png

以上就是我们对于智能电视系统用户体验的横向对比测评,同时加入了我们的一些观点和想法,当是抛砖引玉吧,欢迎大家也提出不同的意见,一起探讨分享,随后我们会推出该篇文章的视频版,敬请期待。